手机端

抽屉里的梳子

此页面是否是列表页或首页?未找到合适正文内容。

深夜,重症监护室里静悄悄的,惨白的灯光把被子、铁床渲染得凄凄惨惨,一阵阴风吹起,更增添了几分恐惧。

病床上,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,面色苍白,呼吸微弱,正打着氧气,吊着点滴。她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已经两天了,病情虽然没有恶化,但也没有好转。

小女孩的身旁,一位双眼通红的母亲,正呆滞地看着女儿。这位母亲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衣服,她的头发很凌乱,显得憔悴不堪。自女儿送进重症监护室以来,她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。她不敢合眼,生怕一合上眼,可爱的女儿就会离她而去。

午夜的医院,病人和家属都睡了。只有值班的护士还坐在值班室,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玩着手机。

重症监护室里静悄悄的,静得让人害怕。这位疲惫的母亲似乎没有觉察到这可怕的寂静,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女儿,看着女儿惨白的脸,听着女儿微弱的呼吸。

“哐……哐……哐……”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,打破了重症监护室里的寂静。这位母亲虽然疲惫不堪,但她还是起身开门。

“啊……有鬼啊!有鬼啊!”这位母亲尖叫着,往后一退,一个踉跄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门外站着一个女人,披头散发,阴森恐怖,她披下的长发将面目全部遮住,活像电影里的厉鬼。

“不要害怕,我的梳子落在抽屉里啦!我来取。”站在门口的女人慢慢说道。

“你疯啦,半夜三更的,披头散发会吓死人的!”这位母亲很生气,一边唠叨,一边从地上爬起来。

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走进重症监护室,来到床头柜前,缓慢地坐下来。

这位母亲很生气,道:“找到你的梳子了吗?找到赶紧滚,别吓着我的孩子!”

那女人也不说话,只是缓慢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把木制的梳子,梳子很精致,像是用牛角做成的。

这位母亲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,因为,她总觉得,这位取梳子的人有些怪异。那女人拿着梳子,也不离开,反而扬起梳子,缓慢地梳起头来。

“你赶紧走吧,别吓着我的孩子!”这位母亲已经忍无可忍,她要赶这个不速之客。

“不会的,她不会害怕的,等一会儿,我就带她走。哎,多么漂亮的一个孩子,只可惜命短!”那女人看着床上的小女孩,阴气森森地说道。

这位母亲听得心里发毛,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颤,但母性的力量使他不顾一切地吼了起来:“赶快滚开,你要在胡说,我就撕破你的臭嘴。”

那人撩了撩额头的长发,缓缓地转过身来。这位母亲吓坏了,尖叫道:“啊……你是鬼……你是鬼……你……你是……你是鬼……你就是前天刚死的那个女人!你赶快滚开……不要来伤害我的女儿。”

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那女人狂笑着,伸手就要去抱孩子。

这位母亲扑过去,用身体把女儿遮住,道:“不管你是人还是鬼……只要你敢动我的女儿……我就跟你拼到底!”

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我要带走她!”那女人的声音好似一根根冰针,刺得这位母亲全身发战。

“我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孩子……就算死……我也不会让你带走我女儿!我女儿跟你无冤无仇……你为什么要害她?”这位母亲突然跪在地上,不停地磕头央求道:“我求求你,放过我的女儿吧!”

“我要带走你的女儿……我要带走你的女儿……”

这位母亲一骨碌坐起来,原来是一个梦。虽说是梦,可她早已吓破了胆。

待稍微镇定些,这位母亲细细一琢磨,梦中人,的确是前天死掉的那个女人,因为那个女人就是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死去的,而且就在隔壁的那张床上。

“不会的,不会的,一定是自己弄错了。”这位母亲又自我安慰道。

这位母亲越想越乱,越想越害怕……

不知什么时候,更或许是因为这位母亲太疲惫的缘故,她竟然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,睡着了。

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

一阵梳头的声音响起,声音从抽屉里传来。这位母亲睁开眼睛,重症监护室里静悄悄的,只有女儿微弱的呼吸声和惨白的灯光。

又过了一会儿,这位母亲又迷糊糊地合上眼睛。

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那梳头的声音又从抽屉里传来。

这位母亲又一次被惊醒,她再也睡不着,站起身,在屋里转来转去,心想:“怎么会有梳头的声音?难道这重症监护室里……真的有鬼……怎么会有鬼呢?不要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想着,想着就走到了床头柜前,她拉开抽屉,仔细一看。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啊!有鬼啊!”这位母亲被吓坏了,她看到抽屉里放着一把漂亮的梳子,牛角制成的。

这把梳子,正是她在梦里见到的那把,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大小,一样是牛角制成的。

这位母亲面无人色,两股战战,本想夺门逃走,可想到自己病床上的女儿,又强打精神回到床边。

“鬼怕恶人,我干嘛怕她呢?再说,为了我的女儿,就算她是一只恶鬼,我也绝不会害怕!因为,我要保护我的女儿,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女儿,哪怕是鬼也不行!”想到这里,这位母亲站起身,拿出抽屉里的梳子,重重摔在地上,又狠狠踩了几脚,最后,拾起梳子,折成三截,丢出窗去,骂道:“老娘知道你是鬼,但是,我不怕你!”

第二天早上,小女孩的病有了好转,到了晚上,小女孩也由重症监护室,转到普通病房。

这位母亲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放松,天一黑,靠着着枕头就呼呼睡去。不知何时,这位母亲被一阵响动弄醒。她睁开眼睛,坐起身来,又听到一阵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梳头的声音。

这位母亲没有寻声找去,因为,这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的声音,正是从自己头发上传出来的。

寂静的病房里,惨白的灯光下,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,正拿着梳子,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帮这位母亲梳着头。这位母亲也不反抗,乖乖的坐在凳子上,享受着这位长发披肩的女人给自己梳头……

女鬼屋销量第一,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

女鬼屋超人气新作推荐,人气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

内容纯属娱乐,请勿当真!

分享至:

医院鬼故事相关